总有一天,以翠绿的形式,钻出地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Sincere/D 、/
 
[スポンサー広告
会回来的。





一切都局限在一种模糊的感受里,不需要太明白,不需要太理性地分析。
只要知道,发生了的,时间倒退的,迈出转身的第一步,闭上眼睛划过脸颊的泪。
就会体会到一种温柔的压力和模糊的恐惧。

非常想要忘掉的,绝对不能忘掉的。
我都记得。
所有的,又望不尽那些所有,每一点的,却又找不出究竟是哪一点。
后来终于弄明白,发生的一切并没有痛彻到心扉的悲伤。
只是,被某个一直宣布着“日子那么愉快”的声音罩着让每个人都透不过气。

想得笑出声来想得又要哭。
只得,放手了。

若是能够说服自己的理由,管他到底有多牵强呢。
想要自己看不见的时候,即便就发生在眼前,就算造成了无可忽视的冲击。
还是可以平静的,淡然的。告诉身边吓坏了的同伴“没事的,都不是真的。”

都不是真的。

所以微笑即使僵硬,但它应该会驱散头顶的乌云吧,应该吧。
你说我把从小到大学会的精神领会得那么透彻,是不是让人感动?
而当我们完全不顾别人的眼光生活在童话般的妄想里时,另类的光就漏出了粉红的花蕊。
颤抖的季节是春或是其他,但总是没有云的天明。

都不是真的。

只是你伤了我的心。
我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原谅你,我不知道我还会不会原谅。
但至少现在我想一个人呆在这里。
我们回不了头知道,也就不知道了。生命的空洞不敌时间的力量。
当忘记的重新被想起,悲喜交加着奔跑到每一处。
等待的人,会等待的人,早已经离开了。

“为什么不等到忘记的人就离开。”
这话等待的人也不知道,等待的人也难过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0   trackback:2
[須臾。
站在回忆之上。


bf77eeece212c422fdfa3c96.jpg

背日。
是不让你想见那些我不愿被你看见的表情。
让阳光代替所有,成为温暖。




(车站)
这是我能陪你走的最远的地方。
不要撒谎说没有关系。
现在很好,没有什需要再说。


(片段)
你们站在月台上相互拥抱,闭上眼睛。


(LOVE)
人这一生,至少有一次奋不顾身。
我还可以说我爱你。
“我想我们在一起”


(信任)
你知道的,所有的不甘也不过如此。


(拜拜)
让我们把花和伤口做成幸福的标本。
那就让我一直记得你吧。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0   trackback:1
[須臾。
Some of us.
06.jpg


{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あけましておめでとう、

Bonne année、

Frohes neues Jahr、

새해 복 많이 받으세요、


{总有的、是}

有段时间,喜欢伙同一群小家伙在每年特定的这一天在院子里放各种各样的烟花。
记不得是怎么就聚集在一起了。
但是到现在还没有忘记这些金属粉末在高热中燃烧而构成各种夺目的色彩。
每隔几秒便升起在空中的一束。与其他的画面没有太多不同。
有的在结束时醒目,天空中留下无数金色的落焰。
地表聚集滚烫的空气。


{年夜、饭}

还是喜欢在家吃年夜饭,长久以来的习惯。
桌上全是自己喜欢吃的,会趁不注意的时候偷吃。被发现,互相举报,然后笑作一团。
外婆总是会迫不及待往我们手上塞压岁钱。
饭桌上一直绞尽脑汁去想新年祝词,起身碰杯的时候不小心打翻了姐姐的牛奶。


鞭炮声掩盖了所有的声音。捂住耳朵互相扯着嗓子喊。

“等下去放烟花啊。”
“啊?”
“我说,等下去放烟花。”
“好啊。”


{0:00}

请等我的电话。
我等你的电话。

新年快乐。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0   trackback:0
[不朽。
释言。——落落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漫画里会出现的句子了。尤其是在热血系作品中,主人公立誓说自己“要变强”、“一定要变强”。当时他伤痕累累,爱人的双手比极冠还要遥远。
但是变强的话,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身体里出现神奇的力量彷佛无法解释的哲学,他越过最高的山,涉过最深的水,背上落着金色的尘埃。并在最后与魔王较量中,强大到获得胜利,每个细胞都在力量的催化下燃烧着,把墙面上的钟摆、指针也稍微融化。
我在假想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呢?滚烫的,好像发着高烧的人,但同时呼吸却畅快;又或者手指发抖着,如同激动到极点时必要抛弃的一部分知觉。穿透身体的是咒语,眼泪般尖锐的光芒。
我在想,强大到底是什么呢?


朋友说:“啊,真好喝。”
我点头:“真的……”
朋友说:“这个挺漂亮吧?”
我点头:“唔,是啊。”
朋友说:“真不敢相信,你听说过这种人吗?”
我点头:“是挺夸张。”
朋友说:“很讨厌吧?”
我点头:“嗯。”
我回答着朋友。她们显然露出安妥的表情,歪一点脑袋:“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哦。”我被她们拉住手,同行的路遇到了随后的路。
如同一棵树上被果实和羽毛包裹着坠落下来,穿越层层斑斓的阴影。


实际上,“我觉得太甜了”、“我不觉得漂亮”、“我不吃惊”、“我也不讨厌她”。
实际上,我这么想,从来都是这样想。想要否定“不”、“没有”、“不好”、“错了”。
但它们还是太过无足轻重了。我的想法对自己来说一如对别人那样无足轻重。就让它们从高处坠落,被果实和羽毛包围,一路阴影斑驳。
掉在腐叶和雨水筑的巢穴中。


有个很想去的地方。它藏在两片椰树叶子之后。
但总是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对司机说:“抱歉,在这里停一停。”它永远只是两片树叶后透出的稀疏蓝光。
懦弱和懒散的根长至骨隙。消极彷佛落了水的纸,被染成蓝色或灰色,又不似蓝色或灰色。

可以根除的病症,可以摆脱的恶习,可以说到做到,可以坚持下去,可以有担当,可以无所顾忌,可以被喜欢,可以被持久地喜欢下去………….
别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强大得像白瓷雕像,光滑。


有时撒谎,有时嫉恨。连错误也总是犯同一种,就像面对同一片沼泽,从来不能跳越过去。
即便鼓起了勇气,但最后还是受限于自身的能力,无法跨越。
每一次的错误------在最初时道歉往往还能认真,认真地说:“对不起”。
第二次道歉的时候口气便含混起来,想支使一些笑容蒙混过去:“唉,真的不好意思唉..”
第三次道歉的时候拖拖拉拉很久,想找出比第一次时更诚恳的语气,努力地使别人和自己相信:“下次一定不会了………真的………”
到第四次的时候,就没有第四次了。我带着无法继续升级的歉意,像个标点一样,想将自己隐藏在数千万的字符中间。回避可能听见的,各方向传来的叹息声。
在某一部分的时间里,某一部分的世界中,自己是无法信赖和不能依赖的弱者。是像腐朽的门框一样,支撑最后半面破碎的玻璃,以至于使人们回避在几米外的地方,遥遥地递来一两次可怜的目光。
而我如何能战胜那些与自己纠葛良久的部分,它们甚至比我更熟悉自己本身,所以挑选了奥秘的居所,那是我无法企及的地方。已经化为声音,或者额头的热度。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0   trackback:0
[D.
2010.
倒#33832;的
新年了啊……终于跨过年关了啊……!
话说,这个年关跨个P啊……
巴顿你再叫我就要把你倒吊起来了啊(暴走……)

呼呼
MAC的眼线膏终于到手了!(握拳!)真是好啊,真是好~!



呼呼看
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萌啊……二位……
贞子小姐就算是真鬼,也可以迷倒某小生啊啊啊啊啊!





好了,我冷静了。
以上不代表本人观点,谢谢(鞠躬,退场)。

纯粹是上来说声~新年快乐~
哈哈。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1   trackback:0
[不朽。
| HOME | next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