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以翠绿的形式,钻出地面……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by Sincere/D 、/
 
[スポンサー広告
释言。——落落

大概是很久很久以前,漫画里会出现的句子了。尤其是在热血系作品中,主人公立誓说自己“要变强”、“一定要变强”。当时他伤痕累累,爱人的双手比极冠还要遥远。
但是变强的话,就没有什么困难可以阻挡,身体里出现神奇的力量彷佛无法解释的哲学,他越过最高的山,涉过最深的水,背上落着金色的尘埃。并在最后与魔王较量中,强大到获得胜利,每个细胞都在力量的催化下燃烧着,把墙面上的钟摆、指针也稍微融化。
我在假想这究竟是什么感觉呢?滚烫的,好像发着高烧的人,但同时呼吸却畅快;又或者手指发抖着,如同激动到极点时必要抛弃的一部分知觉。穿透身体的是咒语,眼泪般尖锐的光芒。
我在想,强大到底是什么呢?


朋友说:“啊,真好喝。”
我点头:“真的……”
朋友说:“这个挺漂亮吧?”
我点头:“唔,是啊。”
朋友说:“真不敢相信,你听说过这种人吗?”
我点头:“是挺夸张。”
朋友说:“很讨厌吧?”
我点头:“嗯。”
我回答着朋友。她们显然露出安妥的表情,歪一点脑袋:“是吧,你也这么觉得哦。”我被她们拉住手,同行的路遇到了随后的路。
如同一棵树上被果实和羽毛包裹着坠落下来,穿越层层斑斓的阴影。


实际上,“我觉得太甜了”、“我不觉得漂亮”、“我不吃惊”、“我也不讨厌她”。
实际上,我这么想,从来都是这样想。想要否定“不”、“没有”、“不好”、“错了”。
但它们还是太过无足轻重了。我的想法对自己来说一如对别人那样无足轻重。就让它们从高处坠落,被果实和羽毛包围,一路阴影斑驳。
掉在腐叶和雨水筑的巢穴中。


有个很想去的地方。它藏在两片椰树叶子之后。
但总是没有办法鼓起勇气对司机说:“抱歉,在这里停一停。”它永远只是两片树叶后透出的稀疏蓝光。
懦弱和懒散的根长至骨隙。消极彷佛落了水的纸,被染成蓝色或灰色,又不似蓝色或灰色。

可以根除的病症,可以摆脱的恶习,可以说到做到,可以坚持下去,可以有担当,可以无所顾忌,可以被喜欢,可以被持久地喜欢下去………….
别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他们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强大得像白瓷雕像,光滑。


有时撒谎,有时嫉恨。连错误也总是犯同一种,就像面对同一片沼泽,从来不能跳越过去。
即便鼓起了勇气,但最后还是受限于自身的能力,无法跨越。
每一次的错误------在最初时道歉往往还能认真,认真地说:“对不起”。
第二次道歉的时候口气便含混起来,想支使一些笑容蒙混过去:“唉,真的不好意思唉..”
第三次道歉的时候拖拖拉拉很久,想找出比第一次时更诚恳的语气,努力地使别人和自己相信:“下次一定不会了………真的………”
到第四次的时候,就没有第四次了。我带着无法继续升级的歉意,像个标点一样,想将自己隐藏在数千万的字符中间。回避可能听见的,各方向传来的叹息声。
在某一部分的时间里,某一部分的世界中,自己是无法信赖和不能依赖的弱者。是像腐朽的门框一样,支撑最后半面破碎的玻璃,以至于使人们回避在几米外的地方,遥遥地递来一两次可怜的目光。
而我如何能战胜那些与自己纠葛良久的部分,它们甚至比我更熟悉自己本身,所以挑选了奥秘的居所,那是我无法企及的地方。已经化为声音,或者额头的热度。






故事里,主角们经历了大彻大悟,终于“痛改前非”-------这样的剧情,听了一次又一次。但从哪里知道那是最后的,从哪里抛弃,从哪里开始?
别人是如何做到的呢?
卸下颓败的自己。

那天坐在海边。海朝地平线的两角塌陷,在那里又升起船帆。蓝天上山一般耸立的云,跌落了日光的一些灰。

海边有拍婚纱照的新人,粉红色的气球和大大小小泥泞的脚印。潮水推上了被丢弃的椰壳。风还是紫色的,和远处的山一样染在霞光里。
我想起远处的你们,又心怀戚戚。并没有因为海风的黏湿而软化自己焦虑的心情。我觉得自己是离你们远去了。或者你们离我远去了。我无法再追上你们的速度,那是越来越大的距离。我想起你们现在的开心,优渥,强大的、没有挫折的样子,想起你们的笑容,欢腾的泡沫又聚集在屋檐下------我是焦急又忌妒的,然后慢慢地难过起来。慢慢地像消失在海平线上的船,它始终不能挣扎出寂寞或暴力的蓝色,我最终失去了对自己的爱。


很多个世界里,那些成功的故事,它们讲述一个强大的主角。他真的无所畏惧。他走在路上,影子也是金色的。他未必是王子,也未必是神灵。而他强大的力量来自哪里?不用担心挫败感,也没有痛楚的心。
那些飞快的,璀璨的,随声音传播到了下一个小镇的,是怎么诞生的?它被橘云诡,百火缭乱。
那么迷人而强大------是怎么做到的?
请救救我。



花了十年去了解自己的失败,并再花十年去证实那些失败无可挽回。我仍然抛弃不掉幼年时便跟随自己的弱性。在满目的荒芜中,找到残缺的厚度。说艰涩的谎言,又笑嘻嘻。还在忌恨对手。却也就此无能为力。没有什么目标,很长很长时间了,连石头也会腐烂。
心里像有个坟头。
在那里上了香,还有一把栀子花。
如果那里确实埋葬了什么东西,他在石碑下枯萎、干缩成一团,并被蚂蚁蚕食,或者被地下水渐渐吞噬。剩下悔恨而软弱的告解——
“想要做个强大的人。”



想变强。
变得强大。
做个强大的人。



こんたに峡い荒野には
华々しぃ决闘ゃ怀かしぃ善ゃ悪もたぃ
唯、强くにたりだぃ
星は死んごも光を残して束の间、仆たちを照らすのだ
かき乱された仆たちの胸のぅちと
击がろぅとする冷めたぃ真空
唯、强くになりだぃ
——四元康弘

Posted by Sincere/D 、/
comment:0   trackback:0
[D.
comment
comment posting














 

trackback URL
http://sincere219.blog91.fc2.com/tb.php/56-43f7406c
trackback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